{{V_NEWSDET_ATTR_1}}
{{V_NEWSDET_ATTR_2}}: {{V_NEWSDET_ATTR_3}} > {{V_NEWSDET_ATTR_4}} >
吐槽視覺中國莫要瞎起哄 這一點才是問題根本 汕頭虹橋包裝袋
{{V_NEWSDET_ATTR_5}}:2019-04-15
{{V_COMMON_SHARE_TO}}:

汕頭虹橋包裝袋 幾千萬光年外的黑洞,意外打開了視覺中國這個中國圖片霸主的經營黑洞。
自媒體紛紛吐槽“苦視覺中國久矣”,還有輿論質疑:國旗、國徽的著作權也歸視覺中國了嗎?各大公司官微也來了一段集體大合唱:我家的東西,怎么成了視覺中國家的?
吐槽歸吐槽,但是不克不及搞情緒化,不克不及毀掉中國近幾年來好不容易提升的知識產權保護環境,還得回歸法律的標準,厘清問題所在:哪些是知識產權保護環境提升之后必定帶來的“用圖未便”?哪些是以視覺中國為代表的中國圖片霸主“占山為王”帶來的問題?把討論“帶上道”,才能促進中國知識產權事業的進步。
讓我們就事論事,從法律的角度重新認識這一問題。
第一種情況,《著作權》保護的對象是創新、創造性的勞動。視覺中國直接將他人的logo圖案做了矢量圖、打上水印,其中沒有“創造性勞動”,當然不克不及享有著作權,視覺中國拿這個“蓋戳賣錢”自己就是對著作權的侵權。
第二種情況,廣義上的“二次拍攝”, 一些官微編輯不睬解:自己家的樓、自己家的產品被拍攝做成圖片之后,怎么成了人家的知識產權?難道不是應該對方給自己錢嗎?其實,商品、大樓自己其实不產生攝影作品的著作權,相反在拍攝過程中,攝影師是付出創新性勞動的,包含光線調整、明暗對比等,所以“二次拍攝”會產生著作權。
那么,拍攝廠名、產品是不是侵犯了公司的商標權呢?著作權法和商標法保護的對象是纷歧樣的,商標權保護的是商標的獨占性,保證消費者能夠避免混淆,法律禁止的商標侵權手段主要在同一種商品或者類似商品上使用與注冊商標。拍攝帶有商標的產品,其实不侵犯商標權。相反,因為拍攝是創造性勞動,反而產生了著作權。
至于攝影作品和一些商品的外觀專利的沖突,也是一個道理。一些公司官微吐槽“自己家的東西成了視覺中國家的”,恰恰說明自己在知識產權方面的知識短板。
第三種情況,肖像權和攝影作品著作權之間的沖突。這次很多公眾人物、明星站出來吐槽:自己在一些公開場合的照片被攝影師拍了之后,賣給了視覺中國,自己一分錢都拿不到。肖像權和著作權屬競合關系,搞活動讓攝影師來拍照,如果不是事先厘清著作權歸屬的話,那么照片著作權就是攝影師的。
但是,30年前的《民法通則》就明確規定:未經公民同意,禁止以營利為横眉的利用其肖像。所以,在這方面,視覺中國明顯揣著明白裝糊涂,打著著作權的旗號四處維權、訴訟,但是完全不顧被拍攝對象的肖像權的侵害問題。
第四種情況則是對著作權討論進行“道德綁架”。有人翻出視覺中國圖庫一些英烈的照片質問:為什么用烈士生前照片賣錢?為什么花幾百塊錢就獲得英烈的照片?……這就是通過綁架烈士搞詭辯術、攪渾水,本該正常認定的版權使用費,被偷換成了“拿烈士換錢”的道德污名化。其實,歌頌英烈、記錄英烈事跡的圖書、音像作品,在商店里銷售一樣是有價格的;“紅歌”也一樣有版權,商業使用一樣要收費,是不是都要妖魔化成為“拿英烈換錢”?
尊重著作權,不料味要“尊重”視覺中國的經營方式;吐槽視覺中國,也不克不及損害來之不容易的保護知識產權的社會共識。
視覺中國的主要問題在于:一、以保護之名實施著作權侵權,掠他人之美,冒充著作權人實施欺騙、訛詐,好比,黑洞照片的著作權人已經開放版權,視覺中國卻假模假式對外收費,事實上視覺中國將大量海外開放版權的照片“占為己有”;二、視覺中國搞碰瓷式的維權,動輒進行高價索賠,動輒要求簽訂包年合同,搞得媒體、自媒體戰戰兢兢,不敢配圖。
從之前隨便侵權、盜用圖片,攝影師欲哭無淚,到如今全民吐槽視覺中國的“過激”經營方式,這說明中國保護知識產權的環境有了很大改善,只是還得探索出著作權保護和傳播的權利平衡點,這次討論是一個好機會。
(來源:包裝印刷產業網)

【{{V_NEWSDET_ATTR_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