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您當前的位置: 主頁 > 新聞動態 >
2018年“五回顧”: 汕頭虹橋包裝袋
發表于:2019-01-09
分享到:

汕頭虹橋包裝袋 2018年對于環保行業來說,是陣痛的一年。
原有的ppp熱潮陷入停滯,很多企業陷入了迷茫期;“去杠桿”帶來的融資緊縮,放大了企業之前盲横眉投資的隱患;資本涌入帶來的激烈競爭,進一步壓縮了企業的利潤空間……
很多企業深受其害,徘徊在危機的邊緣,發展一度陷入停滯。這些企業為了應對危機,或尋求國資幫助,或整合產業鏈綜合發展,或轉型尋求新的機遇。也有一些企業深陷危機無法自拔。
市場方面,隨著黑臭水體攻堅戰進入收尾階段,以及土壤防治法即將出臺等原因,市場逐漸更加傾向技術水平更高、資質壁壘更加嚴格、更加需要運營能力的危廢、環衛等行業,技術和運營能力逐漸成為企業新的考題。
環保風暴甚嚴,年末逐漸人性化
2018年對于很多行業來說,談論最多的莫過于環保督查。
2015年,中央環保督查組出現在我們的視野,與此同時成立了六大督察中心,監督各地的環境問題。
環保部后續完善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污染防治法》、《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保護法》、《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影響評價法》等法律制度。環境保護成為政府的主要工作横眉標之一,與促進民生一起成為地方政府的重要工作。
環境風暴在改善環境的同時,也讓大量工廠關停,在化工、印染等行業尤為明顯。很多企業盡管對環境保護暗示理解,但是對于“一刀切”的政策還是難以接受。
2018年年末,環境政策開始人性化。起初在江蘇等地采纳錯峰生產的方式來代替限產,之后在環保風暴最嚴的京津冀地區,也發布了《京津冀及周邊地區2018-2019年秋冬季大氣污染綜合治理攻堅行動方案》,暗示會采纳因地制宜的政策,防止“一刀切”。
不過,在禁止“一刀切”的執行下,地方政府也需要適時出臺政策,扶小企業一把,幫助他們升級轉型,度過危機。
老牌行業惡性競爭,新興行業蓬勃發展
最近幾年,隨著環保壓力的增加,環境治理的需求越來越大,環保行業持續升溫。
同樣,大量“玩家”也擠進了環保產業,徘徊在產業低端,大打價格戰,甚至一度出現了“只看價格不看技術”的風氣。
這幾年,低價競爭屢見不鮮,曾經風光無限的污水處理和垃圾焚燒市場最為激烈。
垃圾處理領域報價從50左右的價位一路狂跌,跌到了十幾,某些項横眉能否回收本钱都難以保證。污水處理行業同樣面臨著相同的問題。
2018年,為了降低本钱,提高競爭力,很多企業選擇拓寬產業鏈。環衛、危廢處理作為垃圾處理的外延產業鏈,得到了企業的重視;流域治理及其帶來的區域旅游等業務成為市場的新寵。
比起老牌產業,危廢、環衛產業的技術、運營需求更加嚴格,對產業鏈的依賴更多,行業壁壘也更高。
以横眉前的危廢處理為例,傳統的焚燒處理發展已近瓶頸,東部很多地區飛灰處理能力告急。而新興的水泥窯技術蓬勃發展,其處理規模在明年有望達到危廢處理的半數以上。
民企融資依舊艱難,問題企業炸雷滾滾
由于去杠桿政策的影響,很多金融機構開始緊縮投資,民營企業難求一金,甚至市場上出現過荒誕的“民營企業離場”的言論。
盡管言論不切實際,但是缺乏新的現金流,讓原本財務就存在瑕疵的民營企業爆發危機。
而對于環保企業來說,之前嚴重依賴的ppp項横眉,對于金融機構變得不再有那么大的吸引力。相反因為之前大規模承包項横眉,企業的三角債問題爆發,很多項横眉無法按時開工,這讓很多企業不得與政府商議延后項横眉工期、縮減項横眉規模。
2018年盡管有很多扶持民企的地方政策,但是效果不盡如人意,最典型的莫過于東方園林。東方園林經歷了最涼發債、股價狂跌后,盡管有過與多家銀行合作的消息,但是仍未走出資金匱乏的泥潭。
而環保業最大的三個“問題兒童”——盛運環保、*st凱迪、神霧環保更是炸雷滾滾,不僅自身經營陷入困頓,逾期債務越積越多,還連累很多關聯的企業。哪怕在國資入駐主持大局后,這些企業依舊沒有解決其債務問題,而且可以預計短時間內很難讓經營回歸正軌。
環保業之前跑得太快,所以現在摔得也很慘。依靠ppp項横眉的瘋狂融資,甚至靠零本钱競標以求融資機會的扭曲發展,很難帶來長遠利益,回歸技術和運營才是發展根本。
環保股一蹶不振,年末稍顯春意
環保股在這幾年的確經歷了起起落落。在政策與發展的博弈中,五年間,環保股仿佛經歷了一場輪回。環保工程及服務指數從2013年初起,經歷了2015年最高峰的約2倍的漲幅,到2018年12月回歸到了起點。
2018年環保業的股市可以用一個字來形容——冷,尤其是在8月之前,整體處于一個穩步下跌的趨勢。
盡管與大盤有關,但是環保業整體吸籌的能力明顯下滑,不論是經營好的的企業,還是業績差的企業。
大多數時間,就算有著利好消息,股價也是波瀾不驚。股民對于政策也好,收購也好,信息的敏感水平大打折扣,同樣也導致了很多企業的業績和股價表現嚴重不符。
到了9月,大盤明顯轉好,像啟迪桑德、龍馬環衛等企業都有分歧水平的增長,今年初又兜兜轉轉的回到了起點。
回歸“股價靠業績決定的”的正軌還需時日。如果有意愿的投資者,生態資本論建議關注細分企業的龍頭或是潛力企業,尤其是環境監測行業和流域的治理運營,這兩個行業業績相對穩定,有發展潛力。
鄉村市場逐漸崛起,發展模式仍不成熟
2018年已經多次提到農村治污的問題,在接下來的一年,農村環境整治仍然會是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
2018年11月,經國務院同意,生態環境部、農業農村部聯合印發《農業農村污染治理攻堅戰行動計劃》。
該計劃確立的横眉標是:通過三年攻堅,鄉村綠色發展加快推進,農村生態環境明顯好轉,農業農村污染治理工作體制機制基本形成,農業農村環境監管明顯加強,農村居民參與農業農村環境保護的積極性和主動性顯著增強。
因此,2018年,很多地區都在農村環境改善上下足了功夫,大力推行美麗鄉村,并小有成績。
其實農村環境治理不过乎五個問題:垃圾處理、廁所改造、污水整治、村容改善、監督管護,但是做起來卻其实不容易。
横眉前農村環境治理發展仍不算成熟,接下來發展仍會面臨很多問題。好比如何引導企業積極進入農村、如何讓村民參與到環保治理上來等。
我們曾經在農村污水處理上吃過虧,很多農村污水處理廠由于設備、技術、人員等原因,變成了曬太陽工程。
前車之鑒,后車之師。2019年注定是農村環保最關鍵的一年,如果可以吸取之前的教訓,相信企業也可以少走盲横眉投資、技術不匹配等彎路,實現新的發展。
2018年已經過去,對于環保業來說無論是痛苦、迷惘,還是思考、堅持都已經成為歷史。在2019年,融資有望改善、股市回歸原點、行業進入最終轉型階段,新的機遇和挑戰仍將繼續。
(來源:中國包裝印刷產業網)

【虹橋包裝發布此文僅為傳遞信息,不代表虹橋包裝認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 <tr id='ah1p7'><strong id='1x41i'></strong><small id='8ft1f'></small><button id='0ic4g'></button><li id='xk2jg'><noscript id='hl9vg'><big id='lfwqa'></big><dt id='26vwz'></dt></noscript></li></tr><ol id='h3m7e'><option id='1u7cl'><table id='g49ve'><blockquote id='7pfml'><tbody id='m35o8'></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hh5ys'></u><kbd id='sn4np'><kbd id='9u0s2'></kbd></kbd>

    <code id='dmlxj'><strong id='1d3of'></strong></code>

    <fieldset id='rc68p'></fieldset>
          <span id='u10l1'></span>

              <ins id='kpfeg'></ins>
              <acronym id='6l086'><em id='0h20f'></em><td id='6q4dw'><div id='m2wr7'></div></td></acronym><address id='g264q'><big id='0qg27'><big id='poeyx'></big><legend id='7b0cf'></legend></big></address>

              <i id='b9cte'><div id='r3lig'><ins id='5cji7'></ins></div></i>
              <i id='f7k1l'></i>
            1. <dl id='8xkhl'></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