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_NEWSDET_ATTR_1}}
{{V_NEWSDET_ATTR_2}}: {{V_NEWSDET_ATTR_3}} > {{V_NEWSDET_ATTR_4}} >
工信部: 汕頭虹橋包裝袋
{{V_NEWSDET_ATTR_5}}:2019-01-09
{{V_COMMON_SHARE_TO}}:

汕頭虹橋包裝袋 2018年第66號
為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關于高質量發展和區域協調發展的決策摆设,深入推進產業有序轉移和轉型升級,工業和信息化部對《產業轉移指導横眉錄(2012年本)》進行了修訂,形成《產業發展與轉移指導横眉錄(2018年本)》,現予公告。
附件:產業發展與轉移指導横眉錄(2018年本)
工業和信息化部
2018年12月20日
為貫徹落實關于高質量發展和區域協調發展的決策摆设,深入推進產業有序轉移和轉型升級,2018年12月29日,工業化和信息部公示了《產業發展與轉移指導横眉錄(2018年本)》。
該横眉錄不僅指出了西部、東北、中部、東部四大地區的工業發展導向,還公布了其優先承接發展的產業與引導優化調整的產業。其中,近70個地區被要求優先承接發展造紙、包裝產業,10多個地區被要求引導優化調整造紙、包裝產業。
據筆者統計,全國共有近70個地區(市、州、縣、區)被要求優先承接發展造紙、包裝產業,它們分別是:
1、西部板塊
內蒙古自治區:制漿、造紙(呼倫貝爾市、巴彥淖爾市、鄂爾多斯市、滿洲里市)
廣西壯族自治區:造紙和紙制品(南寧市、欽州市、北海市、來賓市、貴港市)
重慶市:造紙和紙制品(非化學制漿)(江津區、永川區、武隆區、長壽區、豐都縣)
貴州省:造紙和紙制品(遵義市、安順市、黔東南州、黔南州、黔西南州);包裝制品(安順市、銅仁市、黔東南州、黔南州、黔西南州)
云南省:瓦楞原紙、箱紙板(昆明市、楚雄州、玉溪市、曲靖市)
陜西省:包裝紙及紙制品(渭南市、咸陽市)
甘肅省:紙制品及包裝制品(定西市、平涼市、白銀市、蘭州市、張掖市)
寧夏回族自治區:機制紙及紙板(中衛市)、紙和紙板容器(吳忠市)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生活用紙、紙制品、棉稈制漿造紙(昌吉州、巴音郭楞州)
新疆生產建設兵團:造紙和紙制品(鐵門關市、可克達拉市)
2、東北板塊
遼寧省:特種紙、生活用紙、紙制品(沈陽市)
吉林省:化學木漿、化學機械漿、林漿紙一體化、紙和紙板(新聞紙、銅版紙、白紙板除外)(吉林市、白山市)
黑龍江省:復合紙、汽車濾紙、裝飾紙、文化用紙、包裝紙及紙板(哈爾濱市、牡丹江市)
3、中部板塊
山西省:文化用紙、特種紙、衛生紙、箱板紙、瓦楞原紙(長治市)
安徽省:木漿、紙和紙板(馬鞍山市、宿州市、合肥市、安慶市、蚌埠市)
江西省:林漿紙一體化(新聞紙、銅版紙、白紙板除外)(贛州市)、包裝紙及紙板、紙制品(贛州市、宜春市、撫州市)
湖南省:造紙及紙制品(懷化市)
4、東部板塊
河北省:包裝裝潢及其他印刷(唐山市、衡水市、張家口市)
福建省:特種紙、包裝紙及紙板(泉州市、漳州市)
廣東省:林漿紙一體化(新聞紙、銅版紙、白紙板除外)(湛江市、肇慶市)、高強度包裝紙及大型紙包裝箱、包裝用高強防潮蜂窩紙(湛江市、東莞市、江門市)
10多個地區被要求引導優化調整造紙、包裝產業
此外,在《横眉錄》中,還有10多個地區被要求引導優化調整造紙、包裝產業,要么引導逐步調整退出,要么引導不再承接。以下為具體情況:
1、中部板塊
河南省:引導逐步調整退出造紙和紙制品業(洛陽市、商丘市)、印刷和記錄媒介復制業(商丘市)
湖北省:引導逐步調整退出造紙和紙制品業(十堰市、鄂州市)
湖南省:引導逐步調整退出造紙及紙制品(岳陽市、湘潭市、長沙市望城區)
2、西部板塊
重慶市:引導逐步調整退出新聞紙、銅版紙、白紙板(主城片區)
貴州省:引導不再承接制漿、造紙(貴安新區)
甘肅省:引導逐步調整退出毛皮鞣制及制品、紙制品(金昌市)
3、東部板塊
河北省:引導不再承接機制紙及紙板制造、造紙和紙制品(航空航天、軍工等配套的特種紙的生產制造除外)(廊坊市、保定市京冀交界地區)
值得注意的是,在優先承接發展造紙、包裝產業的地區中,西部板塊最多,多為經濟發展水平相對落后的地區。在幾個造紙、包裝大省中,廣東被要求發展高端包裝紙,浙江、江蘇、山東沒有一個地區被要求優先承接發展。
早在2012年7月,工業化和信息部就印發了《產業轉移指導横眉錄(2012年本)》。如今為了適應經濟發展新要求,引導產業有序轉移,推動工業轉型升級,工業化和信息部又印發了《產業轉移指導横眉錄(2018年本)》。
這一決策對各地區的經濟發展提出了新的要求,也對各地區的產業發展和轉移引導,營造了良好的營商環境。而對想要擴張的造紙、包裝企業而言,《横眉錄》具有指導性的意義,對未來新建工廠的選址等方面提供了重要參考。
(來源:中國包裝印刷產業網)

【{{V_NEWSDET_ATTR_6}}】